糖树🍬🌳

豆包眯眼笑很难不让人心动!🤤

【情人节all胜8h 20:00】辅导


【宋命×王胜】(年上)

私设王胜高中生,宋命是王胜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。把心爱的学生拐进家里yy[狗头]

(太刑了宋命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【我到了,开门】

  宋命看到桌上手机亮屏的消息,小朋友到的还挺快呀!放下手中的书,从沙发上起身去开门。


  打开门正好对上王胜埋怨的眼神,“大哥!外面真的又晒又热,你是怎么想的?让我中午来你家?老男人都不懂心疼人!”


  宋命笑着牵上王胜的手腕拉他进门帮他换鞋,“好啦,小祖宗别生气啦,我已经做好饭了。冰箱里有你爱吃的雪糕,吃完饭给你吃。我给你家人发消息了,说是给你辅导习题,午饭就在我这吃。”


  王胜瘫倒在沙发上,嘴角上扬,挑衅地看着眼前人,“辅导习题吗?我学习成绩挺好的呀为什么要辅导?难不成老师你想我了?还是说,教我些别的?”


  宋命被当场拆穿倒也不在意,走到学生身旁坐下,“对,就是想你了,想抱你,想亲你,还想...”


  “停停停!我不允许你顶着一张好看的脸说出这么庸俗的话!”王胜死死捂住宋命要脱口而出的字。


  王胜躺在扶手上静静看着宋命看课件的样子。斯斯文文、美艳妖冶的,在学校追求他的女老师也不少,班里的女同学更是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,上课都不能好好上。但意外的是这美人竟然看上了自己,在课堂上会走到自己身旁对自己嘘寒问暖;下课还会叫自己去办公室喝茶聊天;早读特意给自己带早餐什么的。若不解释,同学还以为自己是他的儿子呢。


  回想起前不久两人就确定了关系,起因是王胜上体育课和班里男生一起打篮球,课间回教室,天气太热,王胜把校服上衣撩起来对着窗外的风吹,让自己精细的腰身暴露在空气中,给刚好进来拿课本的宋命撞个正着。王胜顾着和同学聊天没注意到宋命。


  “王胜,跟我来办公室一趟。”


  王胜以为宋命叫他去搬书,无言的跟着宋命进了办公室。宋命锁上门,趁人不注意将他压倒在桌面上狠狠吻了个遍。直到王胜有点喘不过气才松口,身体紧紧压着身下人“抱歉,我实在忍不了了才对你做出这样的举动,有没有吓着你?......既然咱们都这样了,要不要考虑跟我试试?”被吻懵的王胜没反应过来,看着身上深情款款的宋命,莫名其妙就答应了。心想个人挺喜欢这个老师的,跟这么好看的男人谈恋爱,自己才是那个占了便宜的人吧?


  回过神来,王胜狡猾地把脚伸进宋命的衣服里,用脚尖蹭了蹭宋命的腹肌。


  “......”


  宋命伸手抓住王胜作祟的脚掌,“别惹我,我可不介意空着肚子办了你。”


  “老师你的手好凉哦...”王胜不以为然,另一只脚踩在宋命的大腿上摇晃。


  宋命将瘫着的王胜捞起来摁在大腿上,将下颌搭在王胜的颈窝里,嘴唇轻柔亲吻着怀中人的脖子、锁骨。


  “痒,别搞!”王胜手臂抵着宋命的脖子将人推远,宋命依旧不依不饶,手掌使劲揉了揉王胜柔软的腰腹,惹得王胜一激灵,“哈哈哈,别掐我腰哈哈哈,我错了我错了!我不敢了!”


  听到王胜的求饶,宋命回味着腰腹给他的手感,也慢慢停下动作,“吃饭吧,不弄你了。”把王胜放了下来,进厨房准备碗筷。



  两个人吃着宋命亲制的午餐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。


  “昨天,隔壁班的蔷薇找你,还递了封信给你,是情书吗?她看你的眼神,应该很喜欢你啊。”


  王胜反应激烈:“啊这,我没答应她啊,你别误会。”


  “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毕竟我们的阿胜长这么帅,有女孩子喜欢很正常。”


  “哎,我这不是已经有你了嘛?就不祸害人家女孩子了。”王胜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嘟囔道。


  “那我要是下手再慢点儿,是不是就没机会了?”


  “哼,我哪能比得上您呐?追求者多到从高中部排到初中部了...(一_一)”


  “那~阿胜是不是应该庆幸,我喜欢的是你呢?”


  “噗咳咳!你可闭嘴吧,能不能安静吃饭?”



  王胜神思恍惚地去厨房换一双新的筷子,刚才的咳嗽中把筷子弄掉在地。正要打开橱柜就被身后跟来得宋命抱在怀里,被迫转过身正要开口说话就被宋命吻住了。


  宋命亲吻着王胜的同时把人抱到台面上,手上的动作也没停,将王胜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拽走扔在地上。“等下,饭还没吃完......”


  “先吃你,我忍不住了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后半段的Che就看企鹅裙:212115643 çš„文健吧


下一棒:@悠南草 

【二】我居然对王胜。。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ä¸‹äº†è½¦ï¼Œæˆ´æ— å¿Œæ‰‹ä¸è‡ªè§‰åœ°åŽ»ç‰µçŽ‹èƒœçš„手,牵手并非戴无忌所想,而是这具身体下意识想触碰爱人,戴无忌反应过来的时候想松手,可王胜也任由他牵着,想想还是作罢‘王胜这么乖,牵着就牵着吧。况且手这么软捏着还挺舒服,相比自己的温度,他的手显得有些冰凉了。’


  等开了门换完鞋,戴无忌母亲正在沙发上看书,瞅见他俩进门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俩面前。伸手用力扯戴无忌的耳朵,“疼疼疼!妈你轻点儿啊!我还伤着呢!”


  “臭小子!你还知道疼啊?开车不好好开车,困也不知道叫陆管家去接你,害得小胜这几天为了照顾你,看看他都憔悴成什么样了!”

  

  王胜上前托着戴母的手“算了妈,没有这么严重的,是我没照顾好自己啦,不怪无忌,而且我吃几顿就胖回来了,没事的。对了,爸呢?”连忙扯开话题好为丈夫开脱。


  戴母也吃这套,松手转身拉着王胜“哎呦,他在书房呢,待会儿就下来。累了吧?来,先去沙发上坐着歇会儿喝口水,妈去叫莲姨给你炖鸡汤补补昂。”


  “谢谢妈,别累着了。”王胜理了理戴母的披肩。


  戴无忌跟在身后,轻轻揉着刚被扯的耳朵,脸色难堪‘再怎么说我之前也是戴家三长老啊,居然在王胜面前被扯耳朵!以后面子往哪搁啊~’


  王胜让戴无忌坐着休息会儿,自己去卫生间洗漱了。戴无忌百无聊赖在客厅转了转,想上楼看看卧室,和刚从书房出来准备下楼的戴父碰上面。


  “身体怎么样了?”见戴父问话,戴无忌也缓过神“好多了...爸...”


  “嗯,恢复得挺快,不然白长这么壮了......对了,小胜人呢?”


  “他去卫生间洗漱了。”戴无忌心里暗戳戳抱怨‘怎么和妈一个样啊,受伤的人是我啊,怎么比起我,更关心王胜啊?我是您亲儿子还是王胜是您亲儿子?’


  戴父拍了拍戴无忌的手臂“嗯,我先下去了。”


  “好。”戴无忌点完头便抬脚上了楼,顺着脑中的记忆来到和俩人平时睡的的卧室,转了两圈,最后止步在床边,盯着摆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和王胜的结婚照,手指轻轻抚摸上照片里的王胜,内心有说不出的感受,闭上眼睛,脑海里缓缓浮现出婚礼的场景。


  婚礼殿堂中,主持人的祝福语萦绕耳边“树缠树绕树,永结同根树。相拥至耋耄,恩爱相不负。举案齐眉始,众心同效慕。时举金婚礼,福禄寿同祝。祝你们恩爱有加,永不分离。”


  他们手牵着手面对面,眼前的王胜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,眼中充满了多情,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。高挺的鼻子,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。俩人在众人的注视下拥吻,周围的欢呼声、掌声、礼炮声,时间也在这一刻便静止了一般。


  “嘶...”戴无忌呼吸逐渐急促,小腹的热流将他从幻想中拖了出来,低头尴尬地看着那处微微鼓起的小帐篷,闷声懊恼“艸,我居然对王胜......起**了!?”


  让他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这时恰巧推门进来,“什么反应啊,你干什么呢?饭已经做好了,来吃......”王胜撞见戴无忌正惶恐地看着他,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。两人无言对视了几秒钟,戴无忌像是在做错事的小孩正好被抓到,面颊开始迅速发烫,额头、鼻尖不断冒出细密的汗珠,双唇紧抿。脑子空白间,王胜已经凑到了面前“怎么了无忌,脸这么红?是哪里难受吗?”


  王胜伸手去摸他的脸,这番动作让戴无忌更加紧张,连忙抓住王胜的手腕,微微咽了下口水,将头撇向其他地方,不敢对视王胜的眼睛“没,没什么,我就有点热而已,过会儿就好。”


  “你好奇怪,从医院醒来就这样,沉默寡言的......以前你话挺多的呀。”王胜一副狐疑的表情凝视他,戴无忌被越看心底越没底。“啊......这个,我那只是有点累,所以不想说话。好了,别看了,去吃饭吧。”戴无忌右手搂着王胜的肩膀快速走出房间。王胜还想再问些什么,见男人这样便作罢,就着被搂的姿势和戴无忌一起下楼。


  饭桌上,戴父戴母疯狂给王胜夹肉“多吃点啊小胜,看你瘦的。”王胜有点招架不住“好好好,谢谢爸妈,我自己来!我自己来!”看儿媳开始埋头吃肉,俩老的才停下。


  戴父转头看被冷落在旁的儿子“无忌啊,公司的事辛苦你了,接下来就换我接手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你就好好调养身体吧,也趁着这时间,多和小胜腻歪腻歪,带他出去玩玩。”戴母也插了几句“听说前几天无忧商场六楼新开了一家中餐厅,今天正好也周五了,无双和小欢放假,无忌跟小胜顺便去学校接他们再一起去餐厅吧。”

  

  “好,我知道了”戴无忌坐在旁边正默默地喝着汤,被父母问候有些受宠若惊,毕竟还记得有他这个儿子啊(ΘˍΘ=)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文笔一如既往的不好,家银们凑合看🙏

  自戴无忌在元龙大陆最后一集死后心有不甘导致穿越到现代世界中“和王胜恩爱的戴无忌”的身体里,和现代世界王胜的一场爱恨纠缠。(巴巴拉拉设定就这样吧(^0^)/)

【一】